AⅤ中文字幕不卡在线无码

  1. <track id="mz4qs"><source id="mz4qs"><em id="mz4qs"></em></source></track>
  2. 用戶注冊 現有 391 名學員在線學習
    語言考試
    當前位置:語言考試 > 備考指導 > 漢語等級
    古代衣食住行之飲食:主食與肉食
    作者:零點啟航教育 來源:許嘉璐《中國古代衣食住行》 發布日期:2014-01-23
    0
     第二編 飲食和器皿

      我國飲食之考究、烹調技術之高超,是早已聞名世界的。千百年來飲食技術的不斷演進提高,是我文明古國燦爛文化的一個組成部分。在我國古代的優秀詩文作品中,時??梢砸姷接嘘P飲食的記述和描寫。對古人飲食習慣有個大致了解,無疑會有助于我們對古代作品的閱讀和欣賞。下面,我們就主食、肉食、烹調、酒以及食器等方面分別作些簡單的介紹。

      一、主食

      我國自進入農業社會后,就以糧食作物為主食,所以自周秦以來,詩文中關于糧食的記述很多。糧食作物古代統稱五谷或六谷。至于五谷六谷所包括的品種,則歷來說法不一,比較可信的說法是黍、稷、麥、菽、麻為五谷,六谷即再加上稻?,F在依次敘述。

      黍即現代北方的黍子,又叫黃米,狀似小米,色黃而黏。稷?是今天的小米,現在北方稱其作物為谷子。我國西北地區適合谷子的種植,在“靠天吃飯”的古代,谷子也較能適應風雨不時的干旱氣候,因而在相當長的歷史時期里,稷是最重要的糧食。古代以“社稷”代表國家,例如《左傳·僖公三十三年》:“服于有禮,社稷之固也?!鄙鐬樯缟瘢▍⒖吹谌帲?,稷為谷神?!栋谆⑼āど琊ⅰ罚骸巴跽咚杂猩琊⒑??為天下求福報功。人非土不立,非谷不食。土地廣博,不可遍敬也;五谷眾多,不可一一祭也。故封土(等于說堆土)立社示有土尊;稷,五谷之長,故立稷而祭之也?!别⒌倪@一突出地位是由它對人們生活的重要性所決定的。

      古代黍與稷還經常連在一起說。例如《詩經》屢言“黍稷重穋”(《豳風·七月》、<魯頌·閟宮》。重穋,tóng Lū,童陸。詳下),“黍稷方華”(《小雅·出車》),“黍稷彧彧”(《小雅·信南山》)、“黍稷薿薿”(《小雅·甫田》)等等。其他文獻中這類現象也不少。由此可見,黍在古人生活中的地位僅次于稷?!墩撜Z·微子》記載,孔子的弟子子路遇見隱者,隱者“止子路宿,殺雞為黍而食之”,按照當時的伙食標準看,這頓招待飯已經是很不錯的了。

      麥子的地位似乎沒有黍和稷那么突出。麥子有大麥小麥之分,古代稱大麥為麰(móu,謀)?!睹献印じ孀由稀罚骸敖穹螯E麥,播種而耰之,其地同,樹(種)之時又同,浡然而生,至于日至(指夏至)之時,皆孰矣?!薄包E麥”即大麥?!对娊洝ぶ茼灐に嘉摹罚骸百O我來麰,帝命率育?!边@兩句詩是說,天帝賜給周小麥(“來”)、大麥,命令武王遵循后稷(周的始祖)以稼穡養育萬民的功業。來、麰?進入神話傳說并與周之延續與擴大聯系起來,可見這類作物與人們生活關系之密切。

      菽?就是豆子,原指大豆,又作豆類的總名?!墩f文》:“尗,豆也?!睂摧?,段玉裁說,“尗、豆古今語”,“此以漢時語(豆)釋古語(菽)也?!薄对娊洝め亠L·七月》:“禾麻菽麥?!庇帧缎⊙拧ば⊥稹罚骸爸性休?,庶民采之?!?/span>

      麻之所以列入谷類,是因為麻籽可以充饑。麻籽叫黂(fēn,分)、苴?jǖ,居),又叫枲(Xǐ,喜)?!读凶印钪臁罚骸拔羧擞忻廊郑ù螅┹?、甘枲莖芹萍子者,對鄉豪稱(稱贊)之。鄉豪取而嘗之,蜇(zhé,哲。等于說疼)于口,慘(也是疼的意思)于腹,眾哂(Shěn,審。笑)而怨之,其人大慙(同慚)之?!笨梢娐樽言谪毧嗳丝磥砦兜肋€可以,而富貴人是難以下咽的?!对娊洝て咴拢骸熬旁率澹ㄊ叭。┸凇?。夏歷九月正是麻籽成熟的時候,拾起來“食(Sì,四)我農夫”,可見麻籽甚至是農民們的主要食品之一。(苴、枲又用以指麻。這種植物及其果實同名的情況在古今語言中都是很常見的。)

      古書中還時常見到一些有關糧食作物的名稱,如粟、粱、稻、禾、谷等。

      粟?是黍的籽粒?!对娊洝ば⊙拧S鳥》:“交交(鳥鳴聲)黃鳥,無(勿)集于谷,無啄我粟?!焙髞?,則用粟作為糧食的通稱?!妒酚洝ろ椨鸨炯o》:“章邯圍鉅鹿,筑甬道而輸之粟?!薄俄n非子·顯學》:“磐石千里,不可謂富;象人(俑人)百萬,不可謂強……磐不生粟,象人不可使距(拒)敵也?!庇郑骸罢髻x錢粟以實倉庫,且以救饑饉備軍旅也?!?/span>

      粱?是稷的良種?!缎⊙拧S鳥》:“交交黃鳥,無集于桑,無啄我粱?!薄逗鬂h書·五行志》:“桓帝之初。京都童謠曰:‘……以錢為室金為堂,石上慊慊舂黃粱?!秉S粱則是粱中的上品。

      稻在中原地區的種植比上述幾種作物要晚,大約起于周代。稻類有黏與不黏的分別,“稻”最初專指黏者,不黏的叫秔?jīng,京。同梗、粳),又叫稴(Lián,廉)、秫(shú,熟)等等。黏稻適于做酒,《晉書·陶潛傳》:“潛為彭澤令,公田悉令種秫。曰:‘令吾常醉于酒,足矣?!拮庸陶埛N稻,乃使一頃五十畝種秫,五十畝種稻?!薄暗尽弊鳛榈绢惖目偡Q是稍后的事。

      因為稻與粱都是“細糧”,所以二者常常連言以代表精美的主食。例如,《詩經·唐風·鴇羽》:“王事靡盬(指徭役沒完沒了。盬:gǔ,古),不能執稻粱,父母何嘗(吃)。悠悠蒼天,曷(何)其有常?!倍鸥Α秹延巍罚骸皣R竭粟豆,官雞輸稻粱?!边@是說明唐明皇的斗雞、舞馬所耗費的都是上好的糧食。

      禾?本來專指稷,后來成為糧食作物的通稱?!对娊洝て咴隆罚骸笆录{禾稼,黍稷重穋,禾麻菽麥?!逼渲械诙€“禾”字即專指稷,而第一個“禾”字則是泛指?,“禾稼”二字包括了后兩句開列的八種作物(重是早種晚熟的稻,穋是晚種早熟的稻)。人們熟知的李紳《憫農》詩:“鋤禾日當午,汗滴禾下土”,其中的“禾”字也是泛指。再往后,“禾”又成為稻的專稱。黃庭堅《戲詠江南風土》:“禾舂玉粒送官倉”,玉粒即大米,則禾即稻。至今南方仍然保留著這種稱呼。?

      現在談談用糧食做成的食品。

      在上古,主食的花樣似乎并不多。下面介紹幾種常見的。

      糗(qiǔ,秋上聲),是炒熟的米、麥等谷物,類似現在的炒米、炒豆、炒玉米等。炒熟后再舂或碾成粉也叫糗?!渡袝べM誓》:“峙乃糗糧,無敢不逮,汝則有大刑?!保▋浜媚愕聂芗Z,不得讓有些人吃不上,否則你就要受到軍法處置。峙:Chí,遲?。預備。乃:你的。逮:及。)《國語·楚語》:“成王聞子文之朝不及夕也,于是乎每朝設脯一束、糗一筐以羞(同饈,贈送食品)子文?!濒鼙阌跀y帶,無火也可就食,所以常作行路之糧;糗既熟,可以省去每餐舉火之費,所以食糗也是生活儉樸的一種表現?!顿M誓》中說“峙糗”?即為出征,而《孟子·盡心下》:“舜之飯糗茹(吃)草(指粗劣之食如野菜等),若將終身焉”,則是說舜過一般老百姓的日子而已。

      焙(bèi,備。用微火烘烤)與炒差不多,因此糗又稱為糒?(焙、糒同音)?!妒酚洝だ顚④娏袀鳌罚骸按髮④姡ㄐl青)使長史持糒醪(Láo,勞。濁酒,詳見本編下文)遺廣?!薄稘h書·匈奴傳下》:“胡地秋冬甚寒,春夏甚風,多赍(jī,機。攜帶)鬴鍑(fǔfǔ,斧父。鬴同釜。釜鍑都是鍋,詳見本編下文),重不可勝,食糒飲水,以歷四時,師有疾疫之憂?!濒芘c糒連言,意思是一樣的?!逗鬂h書·隗囂傳》:“囂病且餓,出城餐糗糒,恚憤而死?!濒芗L不易消化,遇水膨脹,“病且餓”的人不當心,吃了會加病,所以隗囂的直接死因是糗糒,而并非“恚憤”。(古代的餓比今天的餓分量重,指饑餓得很厲害,幾乎成為病態。)

      糗也叫餱(hóu,侯。又寫作糇)。上面所引的《尚書·費誓》,“糗糧”,一本即作“餱糧”?!对娊洝ご笱拧す珓ⅰ罚骸澳斯f糧,于橐于囊?!薄蹲髠鳌は骞拍辍罚骸埃蹠x]令于諸侯曰:‘修器備,盛餱糧,歸老幼,居疾(病號)于虎牢,肆眚(釋放罪人。眚:shěng,省。罪人),圍鄭?!逼鋵?,在古代單說一個“糧”?字也就是指糗糧?!吨芏Y·廩人》:“凡邦有會同師役之事,則治其糧與其食?!编嵭ⅲ骸凹Z謂糒也,止居日食,謂米也?!薄肚f子·逍遙游》:“適(往)千里者三月聚糧?!币咔Ю锫肪晚殰蕚浯罅康聂芗L,而炒、焙費工,所以三個月前就要動手?!稘h書·嚴助傳》:“丁壯從軍,老弱轉餉(xiǎng,響。軍糧),居者(在家的)無食,行者(從軍的)無糧?!痹谶@里也是糧與食對舉,食與“居”、糧與“行”?分別聯在一起。據此,則我們遇到古代作品中的“糧”字,就不要隨便地一概當作今天所說的糧食。例如《左傳·文公十二年》:“秦軍掩晉上軍,趙穿(晉大夫)追之,不及,反(返),怒曰:‘裹糧坐甲,固敵是求。敵至不擊,將何俟(sì,四。等待)焉!”’裹糧,所裹的是糗糧?!墩撜Z·衛靈公》:“[孔子]在陳絕糧,從者病,莫能興(起不來床)?!边@里的“糧”字,也指餱糧。大約自漢代后期起“糧”字才泛指糧食?!逗鬂h書·和帝紀》:“詔貸被災(受災)諸郡民種糧?!倍?,“餱糧”漸漸地也泛指一般餬口之物了。白居易《采地黃者》:“采之將何用?持之易餱糧?!绷馈吨篼}歌》:“自從潴鹵至飛霜,無非假貸充餱糧?!?/span>

      古代也有餅,但并不是像現在那樣烙成的,而是把麥或米(稻、黍)搗成粉狀,加水團成的。麥粉做的叫餅,米粉做的叫粢?zì,資)。做粢還有另外一種操作過程:先將米粉干蒸,趁其濕潤團成餅形。餅、粢雖然性質相近,但在古代作品中提到餅的地方更多些。例如《漢書·宣帝紀》:“每買餅,所從買家輒大售(賣得多)?!薄妒勒f新語·容止》:“何平叔(何晏)美姿儀,面至白,魏明帝疑其傅粉,正夏月,與熱湯餅,既噉(dàn,但。同啖,吃),大汗出,以朱衣自拭,色轉皎然?!睙釡?,類似現在北方的煮小餅、煮窩窩,只不過這兩樣都是玉米面做的。大約至遲到六朝時,已有蒸餅的吃法,但未必是發面的?!稌x書·何曾傳》:“[何曾]廚膳滋味過于王者,帝輒命取其食蒸餅,上不拆作十字不食?!贝迣仭端拿裨铝睢罚骸昂常ü糯澣?,在清明前二日)以面為蒸餅樣,團棗附之,名曰棗糕?!边@種吃法豈不與今日無異?

      餌?(ěr,耳)與餅、粢同類,為米粉所做?!逗鬂h書·樊曄傳》:“初,光武微時,嘗以事拘于新野,曄為市吏(管理市場的官吏),餽餌一笥,帝德之不忘?!薄恫D行》:“道逢親交,泣坐不能起,從乞求與孤買餌?!焙髞碛兴^釣餌、魚餌,即因為系用米、麥粉和以水或油團成,性質與粢、餌同;“藥餌”,也取其制法與形狀跟餌相似。杜甫《寄韋有夏郎中》:“親知天畔少,藥餌峽中無?!爆F在云南還有“餌塊”,為米粉所制的餅狀物,當即古代餅、粢、餌的遺留。

      古代也喝稀飯?!豆攘簜鳌ふ压拍辍罚骸埃厶樱葜箍奁?,歠(chuò,輟。飲)飦(zhān,沾)粥,嗌(yì,意。咽喉)不容粒,逾年而死?!敝嘞喈斢诂F在的稀粥,飦又寫作饘,是稠粥?!蹲髠鳌べ夜四辏骸皥绦l侯,歸之于京師,真(置)諸深室,甯子(名俞,衛大夫)職納橐饘焉(即承擔起給衛侯送衣、食的任務)?!?/span>

      古代還有一種吃法叫饡(zàn,贊)?!墩f文》:“以羹澆飯也?!奔磁c今天的蓋澆飯、維族的抓飯相近?!冻o·九思·傷時》:“時混混兮澆饡?!蓖跻葑ⅲ骸把匀鐫拆曋畞y也?!标懹巍洞ㄊ吃姟罚骸昂陶撍黠炁c饡飯,最愛紅糟與缹(fǒu,否。熬)粥?!?/span>

      二、肉食

      肉食(包括水產)是古人副食的主體,這一方面是由于游牧生活的習慣在進入農業社會以后不會很快消失,另一方面蔬菜的栽培還處于較初級的階段,野生者多,家種者少。富貴之家以一些菜蔬為配料,貧賤者只能以野蔬充饑(詳后)。蔬菜在副食中所占的比例增大,這不但反映著菜圃技術的提高,而且也與烹飪工具和技術的改進相適應?!对娊洝め亠L·七月》:“六月食郁及薁,七月亨(烹)葵及菽(指豆葉)”;“七月食瓜,八月斷壺(葫蘆),九月叔苴。采荼薪樗(shū,書。臭椿),食我農夫?!逼渲锌?、瓜、壺屬于現代意義上的“菜”,郁、薁、荼便是野果野菜。菜多糧少,不及肉味,是勞苦大眾飯食的普遍情況。

      古人肉食中以牛、羊、豬為最重要,狗肉、野味也是肉食的重要來源。

      古人以牛羊豕(豬)為三牲。祭祀或享宴時三牲齊備叫太牢,只有牛羊叫少牢,太牢是最隆重的禮?!抖Y記·王制》:“天子社稷皆太牢,諸侯社稷皆少牢?!薄蹲髠鳌せ腹辍罚骸白油斍f公)生,以大(太)子生之禮舉之,接以大(太)牢?!?/span>

      牛是農業生產的重要工具,飼養也不及羊、豬迅速,所以《王制》上規定:“諸侯無故不殺牛,大夫無故不殺羊,士無故不殺犬、豕,庶人無故不食珍(指稀有珍貴之物)?!编嵭ⅲ骸啊省^祭享?!贝蠓蛞韵录热黄綍r不能殺羊、犬等,不得殺牛當然更不在話下了。但是這只是書面文章,實際上從來沒有被歷代統治者所遵守?!蹲髠鳌べ夜辍份d,秦師襲鄭,鄭國商人弦高路遇秦師,于是以“牛十二犒師”。幾萬人的軍隊只送去十二頭牛,未免太少了,但由于牛的珍貴,因此這份犒勞也不算輕。而軍隊吃牛肉,這就透露了《王制》所說并非實際情況的消息。漢代以后許多帝王也有過禁止屠牛的禁令,例如梁代謝胐的兒子謝諼,“官至司徒右長史,坐殺牛于家,免官”。但這是個別現象,在一般情況下這種規定同樣不能貫徹。例如《史記·范睢列傳》:“齊襄王聞睢辯口(能說會道),乃使人賜睢金十斤及牛、酒?!币耘K投Y,這當然不是“無故不殺?!?。范睢雖然沒敢接受,但是也因此而被懷疑出賣了情報而差點送了命,可見“?!痹诋敃r屬貴重的禮,引人注意。又如《史記·馮唐列傳》:“[魏尚]出私養錢,五日一椎(擊殺)牛,享賓客、軍吏、舍人,是以匈奴遠避,不近云中之塞?!边@一方面說明殺牛是任意的,另一方面軍吏等人五天吃一頓牛肉就為魏尚效命,邊塞得以保全,也足見牛的“力量”之大了?!度蔟S逸史·方臘》:“眾心既歸,乃椎牛釃酒,召惡少之尤者百余人會飲?!薄芭!?、“酒”并稱而被視為美食,看來直至宋代依然。

      羊是較普通的肉食。楊惲《報孫會宗書》:“田家作(勞動)苦,歲時伏臘,烹羊炰羔,斗酒自勞?!睏類岭m然曾被封侯,廣有產業,但此時已被廢為庶人,自稱“戮力耕?!?,他這里說的大體是一般有產者的生活?!稘h書·盧綰傳》:“綰親(指父親)與高祖太上皇相愛,及生男,高祖、綰同日生,里中持羊酒賀兩家。及高祖、綰壯,學書,又相愛也,里中嘉兩家相親愛,生子同日,壯又相愛,復賀羊酒?!币匝蚓葡噘R,既是“里中”的習慣,也符合劉、盧兩家當時的身份地位。

      羊肉中羔肉美于大羊?!对娊洝て咴隆罚骸八闹掌湓椋ㄔ纾?,獻羔祭韭?!薄霸椤笔菍λ竞竦募漓?,用羔是較高貴的?!抖Y記·曲禮》:“凡贄(初次見面時送的禮)……卿羔,大夫雁?!眲t羔貴于雁。古人說“卿羔者取其群而不黨(偏私)”,“大夫以雁為贄者取其飛成行列也,大夫職在以奉命之適四方,動作當能自正以事君也?!保ㄒ姟栋谆⑼x·文質》)其實這都是強行附會,以羔、雁為禮,不過是遠古游牧時代風俗的遺跡罷了。

      豬也較普遍?!睹献印ち夯萃跎稀罚骸半u豚狗彘之畜無失其時(繁殖的時機),七十者可以食肉矣?!滨褂址Q彘,豚是小豬,又寫作豘。孟子列數家畜時,一句話中兩次說到豬,足見它在人們生活中的地位。跟羔、羊之間的關系一樣,豚比較好吃,所以羔豚并稱以代表美味?!逗鬂h書·仲長統傳》:“良朋萃止,則陳酒肴以娛人;嘉時吉日,則烹羔豚以奉之?!薄妒勒f新語·任誕》:“阮籍當葬母,蒸一肥豚,飲酒二斗?!狈孰嗯c酒,即所謂美食,都是喪葬之禮所不容,阮籍葬母而大吃,此其所以為放誕。又:“劉道真(名寶)少時常漁草澤,善歌嘯,聞者莫不留連。有一老嫗,識其非常人,甚樂其歌嘯,乃殺豚進之。道真食豚盡,了不謝。嫗見不飽,又進一豚,食半余半,乃還之。后為吏部郎,嫗兒為小令史,道真超用之(破格提拔),不知所由。問母,母告之。于是赍牛、酒詣道真。道真曰:‘去,去!無可復用相報?!眲氁活D就吃了一只半豚,可見豚之小,其肥嫩可知;豚乃美味,足見老嫗之情,所以他做官后設法相報;老嫗之子進以牛、酒,是因為劉寶地位變了,禮需與人相稱,又可見牛高于豚?!墩撜Z·陽貨》:“陽貨欲見孔子,孔子不見,歸(饋)孔子豚?!睓鄤蒿@赫的陽貨送給著名學者豚,并想借對方回拜的機會見面,這說明按當時的標準看,一只豚已經不是很輕的禮了。

      古人喜歡吃狗肉,所以《孟子》中把狗跟雞、豬并提。而在《孟子·盡心上》中孟子又說:“五母雞、二母彘,無失其時,老者足以無失肉矣?!眲t只以雞、豬并提,這說明狗肉是可有可無的,在人們生活中的地位低于豬。

      《左傳·昭公二十三年》載,魯國的大夫叔孫被晉國扣留,“吏人(晉國治獄的官吏)之與叔孫居于箕者(箕:地名,叔孫被拘之處),請其吠狗(看門狗),弗與。及將歸,殺而與之食之?!崩羧艘畹牟唤o,是避賄賂之嫌;臨回國時殺了狗請客,是為了表明自己不是舍不得。而吏人跟“犯人”要狗吃,這不但反映了當時人們對狗肉的興趣之大,而且說明狗是隨時可以殺掉吃的?!蛾套哟呵铩份d,齊景公的“走狗”(獵狗)死了,景公要用棺斂之,還要祭祀。晏嬰提了意見,于是景公“趣(促)庖治狗,以會朝屬”,那么,連諸侯也用狗肉請客了。

      因為食狗者多,所以屠狗就成了一個專門的職業。在古書里提到“狗屠”的地方要比說屠羊等多得多。例如戰國時有名的刺客聶政,即“家貧,客游以為狗屠”(《史記·刺客列傳》)。劉邦的大將樊噲也“以屠狗為事”(《樊噲列傳》)。刺殺秦王的荊軻“既至燕,愛燕之狗屠及善筑(一種樂器)者高漸離”(《刺客列傳》)?!逗鬂h書·朱景王等傳》:“降自秦漢,世資戰力,至于翼輔王運,皆武人屈(崛)起,亦有鬻(yù,育。賣)繒屠狗之徒,崇以連城之賞,佐以阿衡之地(指封以要害之地)?!蓖拦芬粯I之所以有名,是跟其中曾經隱藏著有作為的人物分不開的。

      歷代達官貴人都是極為重視口腹之欲的,山珍海味無不厭飽。對于他們宴桌上的佳肴,我們這里無需一一涉及,只舉幾個有代表性的例子即可窺見一斑了。

      例如枚乘《七發》敘述“天下之至美(美味)”時寫道:

      犓牛之腴,菜以筍蒲;肥狗之和,冒以山膚。楚苗之食,安胡之飰(飯),摶之不解,一啜而散。于是使伊尹煎熬,易牙調和。熊蹯之臑,勺藥之醬,薄耆之炙,鮮鯉之鲙,秋黃之蘇,白露之茹,蘭英之酒,酌以滌口,山梁之餐,豢豹之胎,小飰大歡,如湯沃雪。

      拋開這一段中楚地苗山之禾、雕胡(安胡)米飯不說,“和”、羹(“冒”)、“勺藥”等留在下文敘述,單看作者所開列的肉類原料,計有小牛肥肉、肥狗肉、熊掌、里脊、鯉魚、豹胎等,其中熊掌與豹胎又是難得的山珍。又如傳說為屈原弟子的宋玉所作的《招魂》,提到楚國貴族的飲食:

      室家遂宗,食多方些。稻粢穱麥,挐黃粱些。大苦堿酸,辛甘行些。肥牛之腱,臑若芳些。和酸若若,陳吳羹些。濡鱉炮羔,有柘漿些。鵠酸*[月+雋]鳧,煎鴻鸧些。露雞臛蠵,厲而不爽些。(室家:指王族。宗:眾多。粢:稷。穱:zhuō。音捉,稻田種的麥子。挐:rú,音如,摻雜。大苦:指豆豉。臑:ér,音而,同胹,煮。柘:甘蔗。*[月+雋]:juàn,音倦,少汁的羹。鸧:cāng,音倉,鳥名。蠵:xī,音西,大龜。厲:指味濃。)

      《大招》中也有類似的描寫,除上述作品所提到的禽、獸,還有鸧、豺、貉、鴰、鶉、鰿(zé,責。魚名)、雀等等。

      對有些山珍水產,古人有特別的嗜好。例如《左傳·宣公四年》載,楚國送給鄭靈公黿(即大鱉):

      公子宋與子家將見[靈公],子公(即公子宋)之食指動,以示子家,曰:‘他日我如此,必嘗異味?!叭?,宰夫將解黿,相視而笑。公問之,子家以告。及食大夫黿,召子公而弗與也。子公怒,染指于鼎,嘗之而出。公怒,欲殺子公。稱黿為“異味”,將食則喜,不與則怒,最終這件事竟成了子公二人殺掉靈公的導火線,足見當時貴族對珍奇食品的重視。又《左傳·宣公二年》:

      晉靈公不君……宰夫靦熊蹯不孰(熟),殺之,真(置)諸畚(běn,本。草編盛器),使婦人載以過朝。因吃熊掌而殺人,既暴露了晉靈公的殘虐,也說明熊蹯的重要。

    0
    廣告位中沒上傳圖片
    400-6137-19824小時服務熱線:報考指南
    廣告位中沒上傳圖片
    考試資訊
    資料下載
    Copyright ? 2011-2021 Lingdianj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:17069480號
    京ICP備:17069480號 京公網安備11011102002090號

    聯系我們

    掃碼撥打電話
    18610334578
    掃碼添加微信
    微信號:97436365
    AⅤ中文字幕不卡在线无码

    1. <track id="mz4qs"><source id="mz4qs"><em id="mz4qs"></em></source></track>